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2004年出国留学要过放心年 合法中介非“暴利”

作者:亚搏 发布时间:2020-10-31 20:25 浏览次数: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关闭】

  2003年留学市场可谓是“多事之秋”,年初3·15晚会跨国打假,年中“非典”从天而降,年末莫斯科又燃起一把大火,中间还穿插着签证政策调整、学费上涨……在规范中发展的自费留学市场不断经受着天灾人祸的考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2004年留学市场将往哪里去?

  上周四,由本报主办的“北京晨报留学移民中介机构交流年会”在天湖国际会议中心隆重登场。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邵巍、北京市教委对外合作与交流处副处级调研员桑澎、中国留学服务中心国际交流与合作处副处长车伟民应邀到会,并与来自全市30余家留学、移民中介机构的负责人共商自费留学市场发展大计。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邵巍把2004年称为出国留学市场的“质量管理年”。他认为,目前来自客户和外国机构的冲击都不小,如果中介服务质量不能够大幅度提升,不讲以诚取信,以质取胜的话,会面临很大的竞争压力。只有提高服务质量、形成品牌,才能具有国际竞争力。北京市教委对外合作与交流处副处级调研员桑澎也表示,2003年出国留学的投诉数量明显增加,从2002年及以前累计数量不超过50件,迅速增加到100余件,而且集体投诉数量增加很快。主要矛盾也从规范服务、收费标准,开始转向国外学校的教学质量和资质方面,集体投诉主要集中在南非、马来西亚和德国。这里面既有个别中介机构宣传上存在着某些不实之词,也有因管理不善,给代理人或者承包商提供了违规、违法的机会。因此,今年更应该作为重塑留学中介形象的一年。

  华恒教育留学部经理李滢认为,“暴利”之说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当这个行业还是暴利行业的时候,很多做法埋下的隐患。为此,紫铭文化总经理侯世军提议,以“留学服务诚信宣言”的形式向社会郑重承诺,并以此规范、约束行业从业人员的行为和服务方式。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副处长车伟民认为,从去年开始,自费留学市场已经非常明显地听到了政府的声音,包括留学预警和公布国外院校名单。2003年发布的13个留学预警中,有七八个都是跟国外院校有关系的。公布院校名单后,国外那些没有资质的学校已经非常隐匿了。另外,国外有相当大一部分属于商业注册的机构,这些机构以招收外国学生为主,是一种赢利行为,而且没有固定办公场所,存在很大风险,这就涉及到对国外教育机构的资质鉴定问题。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虽然要开放教育服务贸易,但是并不意味着国外学校、机构可以长驱直入,我们要对国外教育机构进行资质鉴定,在教育服务领域建立一个适当的准入制度,明确鉴定的标准和体系。让学生、家长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学校是不是他想要去的学校,是不是优质教育资源。

  澳际总经理王薇认为,留学中介是教育机构,也是服务性机构,产品就是服务。如果想持续向上发展,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只有完善的服务才是这个行业存在的基础。

  帆之都经理王燕英认为,虽然绝大多数留学生都是成功的,但是也不排除一部分失败的例子,反馈回来无疑会对整个留学生群体造成负面影响。这就要求中介公司把学生送走之前,一定要跟学生和家长如实讲清国外留学情况,包括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不要回避问题。

  嘉华世达自费留学部经理杨凌认为,从嘉华世达的发展来看,只有高素质、稳定的、专业化的队伍才能吸引客户,使企业良性发展。嘉华创立至今已有13年历史,对从业人员和学生的行前培训一直非常严格和周密,企业本身也成为受益者。所以希望更多中介加入到从业人员培训的队伍中,共同探讨、提高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

  五湖中视总经理李雅杰表示,留学移民咨询行业是一个知识性、技术性含量较高的行业,不应该简单归结到房屋中介、婚姻中介这类机构当中。因此,认为留学中介是十大暴利行业的看法有失偏颇。原因在于,通常留学行业办公地点都在交通方便的高档写字楼,在为学生提供优良环境和便利交通的同时,留学中介也承担了非常昂贵的租金,在广告投入、人员工资方面开支也很惊人;同时,为了给客户提供国外院校和学习环境的最新信息,还要定期外派员工到国外考察和培训,并为此支付高额的资金;另外,留学中介在向知识密集型行业转变的过程中,人力资源开发方面的投入也是巨大的。虽然随着留学咨询行业品牌的树立和市场运作的规范化,降价的空间尚存,但是必然存在着价格与价值相匹配的问题。

  澳际总经理王薇认为,所有公司存在下去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利润空间,这是一种长远的投入和产出效应。因为企业有了合理利润才会再次投入、再次发展,才能开发更新更好的项目。目前合法中介机构不存在暴利,虽然降价空间不是没有,但关键是这个空间是否真正合理。

  首师大出国留学咨询中心总经理李冬青认为,留学中介既是教育机构,又是商业机构,既要维护形象,又要融入到市场经济中去。为什么很多企业一下投入那么多钱搞留学中介、搞移民,很多房地产商也要投入到这个行业当中去?因为有空子可钻。这就需要政府的遏制和规范,要让他们明白,到这个行当里面就要遵守相应的规范。

  科智副总经理于又军认为,作为一种特殊技能或者特殊人才,可能会产生暴利,但是留学不是一个朝阳产业,正规的留学中介机构不可能产生暴利。客观地说,留学有降价空间,但是为抢市场而打价格战,甚至推出所谓的“零收费”,不仅会使留学行业产生不良后果,学生也不可能从中受益。

  紫铭总经理侯世军认为,北京是一个使馆、签证的集中地,是全国的文化和教育中心,但是留学中介机构的服务数量、水平、层次和这个地位是不相匹配的,关键是忽视了内部协调和自我形象的树立。“以前留学中介的竞争非常激烈,但发展到目前阶段,中介从事的项目多了,同行之间的竞争相应也弱了。既然任何机构也不可能把所有项目都囊括进来,为什么不把一些独有的好项目相互推广?”

  中教服留学业务总监郑仲强认为:“激烈的行业竞争使我们不得不压缩成本、提高服务质量,最终的受益者还是消费者。虽然同业之间的价格竞争在2004年仍不可避免,但更主要的是把最好的产品和服务提供给客户,加强服务的专业化、个性化、人性化。实际上有很多公司在差异化战略、低成本战略等方面确实做得很不错,所以2004年总的原则是要提供给消费者优质、高效的产品和售后服务。”

  樱知叶总经理陈佳认为,应该减少国内合法留学中介机构内部之间的恶性竞争,目前这种恶性竞争虽然没有彩电或者其他行业明显,但已经显露出打价格战的倾向。其实,对于整个行业来讲,国外院校合作办学、国外院校到国内市场直接招生造成的冲击才是最大的危机。因此,同行应该团结起来,抵抗真正的危险。

  中教国际市场总监张鑫刚则认为,利润是由规模和成本决定的,只有具备一定的市场份额和规模后,才能获得理想的利润空间。因此,企业竞争不可避免,在项目已经足够的前提下,只能从量上寻求突破,同业间的优胜劣汰是必然的。

  金诚信赵长学经理也认为,行业重组的问题应该站到一个很高的层次来看待,每个行业都存在着资源优化组合的问题,与其一家小公司整天在那里喊“我赔本了”,不如把几家规模比较小的公司组合起来发展。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邵巍认为,2003年自费留学在供需关系上一些很微妙的变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供方来讲,目前在一些留学热点国家的学校中,由于容量有限,中国学生已经趋于饱和。比如英国某高校的法律专业中100个学生里有近90个是中国学生,新西兰语言学校倒闭,也反映出同样的问题。基于此,外国关于留学生签证政策发生了一些变化:继德国开展留学生审查之后,法国、荷兰也开始类似运作;日本虽然在年底才公布了一些政策上的变化,但实际上早已开始收缩签证,去年下半年一直维持着比较低的签证率;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一些国家也都做了调整。

  从需方看也在发生变化,特别是“非典”之后,学生和家长的选择更加理性和多元化,包括选择专业所去的国家、学校等都发生一些变化。这里面既有基于就业问题的考虑,也有SARS以后人们更加注重亲情、友情,更多反思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还有些是出于经济投入与回报的考虑。

  2003年外国一些机构包括学校开始进军中国的教育市场,有些打着设立办事处的旗号,以“零中介、不收服务费”为诱饵,大肆从事非法招生,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而且由于这些非法中介从事留学工作没有任何成本投入,是在不平等条件下进行竞争,因此对国内合法中介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

  2003年是留学市场的“规范发展年”,政府出台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留学预警。继2003年发布13期留学预警后,新年刚过又发布了2004年第一期预警,提醒大家警惕网络诈骗活动。留学预警实际上是“一箭三雕”,即对中介机构、留学生的提示及对国外教育机构的警示。

  邵巍主任表示,去年三个国家和我国签署了高等教育学历互认的协议,方便了我们的留学生,也为从事自费留学中介服务铺平了道路。同时,去年9月份公布的《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对自费留学来讲也是一个促进。而政府官员包括驻外使领馆的参赞纷纷在媒体上发表言论,对自费留学包括中介服务提供指导的做法是历来没有的,对于留学生及行业的从业者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意见。

  市教委副处级调研员桑澎表示,我国目前唯一用来规范中介服务的只有一个国务院的部门规章,在实施过程中,暴露出许多当初没有考虑到的问题。从去年7月1日起开始实施“行政许可法”后,政府行政干预作用会越来越小。因此,成立行业协会不仅是自律,更是利益的一种自我保护形式,通过共同商定的章程,共同的服务规范,差不多的价格体系来维护中介机构的共同利益,同时也是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与此同时,几乎每一位中介机构代表在发言时,都表达了希望尽快促成行业协会成立的愿望,世纪博园总经理助理刘伟婷认为,现在留学中介等于一盘散沙,声音很弱,只有成立了协会,才能把大家拧成一股绳。比如,上海的留学中介机构制订了统一的中介协议,告知学生和家长留学不见得意味着成功,在中介办理留学也不见得100%能拿到签证,反而更有助于在学生家长面前树立一个更好的形象。京华育缘经理曹逸强烈呼吁,尽快成立“组织”,使孤军奋战的、小的留学机构能找到家,在规范自己的同时,杜绝黑中介的存在和发展。

  威久副总经理贲宁认为,留学咨询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教育行业,但是从诞生之日起,就和一些中介等行业联系在一起,因而增添了很多暧昧的味道。从个人的角度来讲,觉得“中介”两个字很刺眼。

  走向世界总经理刘鲁军认为,目前,留学咨询在很多方面还停留在简单、低档次的服务上。随着国外院校越来越多的进入中国,学生和家长也可以通过网上直接联系国外院校,我们原有的一些资源优势正在失去,如果还是仅仅依赖于简单的院校推荐,肯定不会有发展前途。做好留学咨询,必须提高服务质量,促使服务档次升级。所做的不仅是“中介”,而是“留学顾问”,留学咨询顾问应该成为人生职业设计发展的策划师、设计师。

  金吉列总经理朱燕民认为,出国留学是由政府、媒体、国外驻华使馆、我国驻外使馆、学生,从业机构、社会团体、专家团体八个部分组成的行业,这八部分是鱼水关系。如果里面有一个要素资源出现分化,其他各个方面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希望政府在2004年多做正面报道,像对待小学生一样,多给一些“小红花”,把企业的闪光点报道出来。也希望媒体能打出一种节奏,正确引导学生的选择。

  威久副总经理贲宁认为,一段时间以来媒体关于海归贬值、留学垃圾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过,这种舆论氛围是2004年出国留学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但是,过多负面报道对国家和人民都没有太大好处。建议晨报开展一些理性看海归、理性看留学的讨论,给“海归”重新下一个定义,让想留学的人有更多的心理准备。四达留学部经理何珂建议,媒体在宣传上要注意公正、客观,像去年对新西兰的负面报道中确实有媒体把问题放大的现象。因此,建议媒体在批评的同时,也给中介机构一块空间,宣传成功案例和各国的真实情况。中智副主任王华也表示,媒体应该把留学思想灌输给学生和家长,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够出去读书,读完就能够学成回来,应该让家长理解到量力而行,孩子是这块材料再送出去,不然的话可能适得其反。

  “北京晨报留学移民中介机构交流年会”参会企业名录嘉华世达国际教育交流有限公司北京金吉列出国留学公司北京澳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北京五湖中视咨询有限公司中国教育服务中心中教国际交流中心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总公司人事部全国人才流动中心北京汇佳万国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紫铭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北京帆之都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樱知叶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北京华恒教育文化交流中心北京澳加百利出国咨询有限公司北京中澳加出国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首都师范大学出国留学中心北京龙马中外企业家服务有限公司科智国际技术合作公司北京金东方国际交流中心神舟环境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京华育缘文化艺术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工大世通留学服务中心北京威久咨询有限公司中国专家科技咨询中心中智出国咨询中心北京世纪博园留学咨询公司北京金诚信移民有限公司北京贝利思国际贸易咨询有限公司


亚搏

©亚搏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